返回列表

标识与环境艺术的结合

发布时间:2017-08-07       浏览次数:72

哈尔滨大剧院


迁徙的候鸟,通过识别山川河流,回到千里之外的家;欧洲的鳗鱼,游过溪塘江河,逆流而行,回到海洋产卵;外出的狗儿,依靠沿路洒下的尿液,穿过熙来攘往的街道,回到主人庇护的家。与动物相比,人类对环境的识别能力更胜一筹,那就是通过蕴含文化与文明信息的标识来识别陌生的环境。全球化与信息时代的到来,人们需要在各地区之间交流自己所要的信息,而到陌生的环境中去需要一定信息的指引,标识系统因其自身简单快捷、易传达信息的特点,在帮助人们快速融入新环境方面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作为国内知名标识企业,多年来致力于国内知名项目和重点工程的标识服务,让我们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培养了专业的精英团队,为了不断地突破与超越自己,四年前,我和设计团队自信满满的闯进“哈尔滨大剧院”这个让我又恨又爱的项目。恨的是,她对我若即若离,不断的变换招式刁难我,让我持续思考应对,让我一度失去那满满的自信;爱的是,与她的接触和融合,让我不断的丰富成长,给了我前所未有的体验,给了我无上的荣光。今日她光环围绕,誉赞栖身,并荣摘建筑界的“奥斯卡”。我知道这里有我的汗水、泪水和虔诚的奉献。

今天我驻足在她的面前,回想起与她的点点滴滴,我想我可以大声的告诉世人:我做到了!而我与她的一切故事都是从那梦魇般第一次亲密接触开始。那是2012年4月的一天,我带领设计团队应邀进入哈尔滨大剧院项目做第一次方案汇报,多年的不败战绩,让我们自信满满,斗志昂扬,而就在短短几分钟后,形势急转直下,精心策划的方案被全盘否定。那一刻耳边不断的回响着:规划布点不合理、设计与整体建筑风格不协调、与环境融合感差、科技感不足、艺术感不强、设计不具灵性……,自信心瞬间被摧毁,向来傲骄的我,第一次低下了头。而这一切让我清醒的意识到我将遭遇一次前所未有的挑战,而我与她的故事也从此开始。

哈尔滨大剧院是全球著名建筑大师马岩松和他的团队在国内的第一个剧院项目,也是其设计理念得以充分体现的项目。因此,他的团队倾尽全力为世人创造了这座惊艳的“特、异”建筑。运用夸张的设计手法,流线的建筑形体、多曲面的室内外环境空间、自然质朴材料的创新应用,都让参与设计的各专业感到棘手。值得一提的是:参与这个项目各专业设计的,均是国内数一数二的******高手,她的难度,让不少知名企业中途退出。

也许是天生一股不服输的精神,也许是喜欢上了这个项目和这一帮愿意创新的人们,我和我的团队决定知难而进,坚持到底。

第一轮汇报的惨败,让我们心有余悸,为了能挽回上一次的败绩,我们加班加点针对哈尔滨大剧院这个城市新地标的功能定位详细调研,反复研究建筑的蓝图,一遍一遍地开会讨论,寻找突破点和创新点,同时备出三套概念方案,这对我们是前所未有的。你知道,在短短的半月时间内,出一套概念方案都嫌仓促,何况是三套。然而,我们却迎来了第二次失败。但是,我们并没有就此气馁。

第三次、第四次……

也许是我们的精神打动了业主和主建筑师,他们露出了肯定的微笑,我们开始破冰前行。正是这次微笑促使我领着整个设计团队进驻现场进行设计,而这一驻竟达半年之久,是************的。

寒来暑往,哈尔滨的冬天银装素裹,寒风凛冽,对于我们这些土生土长的南方人来说,却是个严峻的考验。建筑还未封顶,暖气亦未开通,冒着零下30多度的严寒一次次走过那一片冰封的湖面,呼啸的江风像片片飞刀从脸上身上划过,当时真想马上回家,可当我们面对她的时候,她对我们微笑和寄许,让我们再一次坚定的留了下来。既然有梦想,就让它变成现实。那么大个奇特的建筑都已拔地而起,我们有什么理由退缩呢?

就这样,顶着一轮一轮的压力,经历了无数次的方案讨论、修改,多次飞到不同的城市考察,去北京MAD建筑事务所开会,无数次向主建筑师和业主汇报…… 这过程的艰难,不深入其中,是无法体会到个中的滋味的,如果让我再重来一次,恐怕我已没有那个勇气了。但是非常感恩,通过这个项目,我和我的同事们得到了一个质的飞跃。借用项目成员们最常说的一句话:“干完哈尔滨大剧院,我们今后走到哪都不怕了。”

确实一点都不夸张,就拿公共大厅和观众厅的多曲异形墙面来说,其装饰材料为GRG和GRC贴木条,施工难度极大,这也给我们造成了更大的难度,弧面墙体极不好安装,稍有偏差,就会破坏装饰面板,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无法安装墙体附着式标识。而主建筑师却只允许标识在墙体出现,且只能是标识字。我们也考虑立式标牌,但主建筑师考虑美观性,不允许有立地式标牌。悬空,更不行,破坏建筑空间感。标识就这几种形式,几乎全盘否定了,项目组内部开玩笑:“做智能的吧,或是投影的。”大家一度陷入了苦闷中,设计遇到了瓶颈,我们迷惘了。

后来,经过多番的研讨,结合建筑现场实际环境,每一个点位都仔仔细细推敲;每一个标识的形状、尺寸、规格、功能都一遍遍修改、深化;甚至,项目组中任何一员看到方案中的任意一个标牌时,脑海里都能立马想到是设置在大剧院哪一层哪一个部位,安装位置多高,是什么效果,能达到什么预期,将来观众经过的时候会是从什么样一个角度、一种情形下看到它,会有什么反应……

终于,经过了500多个夜以继日,我们拿着我的精心准备方案向哈尔滨市市委常委会汇报,获得了哈尔滨市委林书记的首肯,得到了一致好评予以采纳,那一刻我们如释重负,我们的坚持与努力终于得到了认可。

方案通过了,只是万里长征迈出的第一步,接下来又是两年多的艰辛跋涉。我们驻场画施工图的时候才发现,几乎每一处牌子你都得仔细推敲,甚至有的地方,还得推翻原来的设计(比如:精装有改动,我们就得跟着改方案)。这与我们以往做的项目大有不同,意味着工作量将成倍增加。必须考虑实际制作施工的环节,稍有不注意,很可能就会导致后期制作单位的制作技术偏差。就这样,历时两年多的时间,我们终于交稿了,为了保证设计效果的完美实施,我们派驻设计师在现场服务到项目竣工。

很多人会说,一个标识设计项目历时这么长的时间,经济效益怎么办?而我认为:一个好的设计团队,经济效益固然要考虑,甚至要放在首位,否则无法生存;但当你遇到像哈尔滨大剧院这样的项目和参与项目的******高手时,没有人会拒绝和放弃,更不会去计较那一时一刻的得失了。为了她精彩的绽放,我们哭、我们笑、我们流泪、我们流汗、我们为她付出太多太多!但是,我知道是她助推我们,让我们在标识这个领域跨越出了用财富无法衡量的一大步。


LILY . D

20167



上一篇:已经没有了下一篇:已经没有了

CONTACT US

聯系仰天

工 作 時 間

Monday - Friday: 9:00-18:00 Hrs (Phone until 17:30 Hrs)

Saturday: 9:00-20:30 Hrs

Sunday: 11:00-15:00 Hrs (Phone until 17:30 Hrs)


工 作 地 點

Address: 深圳市宝安区西乡街道黄麻布社区鸿业工业园C栋408


CONTACT


EMAIL US